股票基础|股票知识视频教程

股票基础|股票知识视频教程

美国IPO市场火爆,投资者需要注意什么?

美国第二大叫车软件公司Lyft(LYFT-US)于2019年3月29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估值从243亿美元上升至266亿美元,股价为87.24美元,比72美元的IPO报价高出21%。在4月1日,Lyft股价在分析师的怀疑下跌至69美元左右,估值跌至198亿美元;此后股价缓升至70美元,市值约为200亿美元,Lyft的最新股价为58美元左右。
其他几家科技公司也准备在近期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包括Lyft最大的竞争对手Uber,其估值据说为1,200亿美元,以及在线旅行服务平台Airbnb、图片搜寻网站Pinterest和食品配送公司Postmates。
分析人士认为,投资者等待这些IPO的同时,需要谨慎考虑这些公司的定价模式在客户购买优惠折扣取消后能否持续?公司规模扩大后成长速度是否会放缓?他们还需要考虑今后的监管措施对公司业务的影响,例如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对Airbnb施加限制;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许多科技公司的股权结构——双级股票——让创办人享有更多控制,并可能在未来为公司带来问题。
为何选择IPO?
这些公司选择上市的原因在于对流动性和可信度的需求,未必是为扩张或营运筹集资金。沃顿商学院兼职金融学教授维赛斯(David Wessels)认为,这些公司其实能从足够大的私人资本市场获得长期资金,但其管理层和员工正在寻找流动性。
“我认为这些公司最终同意上市可能源于很大的内部压力。”他解释道,创办人、风险投资家或员工正在力求将他们共同创造的一些财富货币化;维赛斯也是《估值:衡量和管理公司价值》一书的合作者。他指出IPO也有助于创业公司获得额外的信誉,这可能并不是Lyft上市的考虑,因为它已经足够有名。但无论如何,公司上市会让其业务策略和财务接受监管部门的监督和股东的审查。
圣母大学门多萨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洛克伦(Timothy Loughran)表示,目前IPO的时机非常理想,因为“市场炙手可热”。他指出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19年第一季度上升了13.1%,创下纪录,为自1988年以来的最佳季度。“如果我想上市,我希望在投资者对我公司未来成长持乐观态度时上市。”虽然在IPO市场上像Lyft、Pinterest和Uber这样的科技公司正在“烧钱”,但它们也要求“高估值”。
维赛斯说,“市场很热,但不会永远热下去。”然而洛克伦指出2018年美国只有134家公司上市,2017年只有107家。“我并不担心市场过热,如果我是企业负责人,现在肯定是我考虑上市的时候。”
维赛斯和洛克伦最近作客“沃顿知识在线”广播节目,讨论了投资者投资这些科技股需要注意的事项。
理解盈亏的原因
IPO投资者往往愿意忽视科技公司在最初成长阶段中遭受的损失,前提是他们将这些损失视为实现未来成长临界质量的代价。然而,这些成长预期的根据并不明确,例如洛克伦引用Lyft的IPO档指出,该公司在过去三年中收入增加,但亏损也在增加。Lyft在2016年亏损6.83亿美元,收入为3.43亿美元,这一业绩尤其让洛克伦惊讶。
一些科技公司需要时间打造一条有利可图的可靠路径,例如旅游住宿服务商Booking Holdings(曾为Priceline.com)(PCLN-US),维赛斯指出这家有22年历史的公司“盈利丰厚”,2018年的营收为145亿美元,净利润为44亿美元。
维赛斯认为Lyft赔钱的原因并不十分明朗。“他们的亏损是因为想向新地域扩张,作为对未来的投资?还是因为无法赚到钱?”与Booking Holdings不同,Lyft必须投入资金招聘自由职业司机并为之提供奖励,鼓励其留在Lyft体系内。据路透社报导,Lyft在七年内一直在补贴其叫车服务。

定价不透明和监管压力
如果Lyft放弃这些激励措施,将定价重新设为更实际的水准,其财务业绩会有多乐观?“我们都喜欢使用Lyft和Uber,但这是因为价格低吗?”维赛斯问道。“比如我们如果要付双倍价格,是否还会一样有兴趣使用这些共享服务?或者,Lyft是否能够像Booking那样产生50%的巨额利润?因为人为的补贴,它们的业务已经发展到一个巨大规模。”
维赛斯认为,Uber的强劲表现可能预示着Lyft的未来。Uber于2018年公布了订车产业总额为500亿美元,公司总收入为113亿美元,当年亏损为18亿美元。预订“总量巨大,他们占据了20%。不过问题的根本是盈利能力。投资者下注的正是这个。”
至于Airbnb,虽然持续受到用户的更多青睐,但涉及监管限制的问题正在笼罩其成长前景。维赛斯指出,美国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让业主更难在Airbnb出租他们的房产,类似的限制在全球许多城市也存在。例如,纽约市发现Airbnb的商业模式使短期租赁比长期租赁更便宜,从而加剧了这个城市的“住房危机”。
控制的问题
参与IPO的投资者的另一个潜在担忧是实行双重股权制的科技公司的所有权结构,这些结构允许创办人保留有更大投票权类别的股分。维赛斯谈到当公司遇到困难时,这可能会带来严重的问题。
他说,“当公司成长快速、一切发展顺利、创办人是超级巨星时,这些不是问题;但如果创办人打嗝了,就像Uber的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和特斯拉(Tesla,TSLA-US)的马斯克(Elon Musk)那样,董事会就会一时间很难代表股东发挥作用。”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议,《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文章指出,禁止双重股权制会鼓励更多的科技公司不选择上市。
规模化的潜质
一些科技公司在上市时已经大幅盈利,洛克伦提到2012年5月时的Facebook(FB-US),该公司于2011年公布近37亿美元的收入和近12亿美元的净收入后开始上市。Facebook也表现出巨大的可扩展性:2018年成长至560亿美元的收入和220亿美元的利润。
“像Facebook这类业务的可扩展性非常巨大,”维赛斯说。截至2018年12月,Facebook的用户已经成长到每月23亿活跃用户;然而Lyft或Uber将发现将其营运规模化比Facebook更困难,Facebook享受“网络效应”,即用户越多、价值越增加。
维赛斯表示,上市会使其中一些棘手问题更清晰。“将有一群分析师追踪这些公司并提出挑战性的问题。例如Lyft,“也许我们会更了解公司给予的补贴有多少是司机的薪酬,补贴在未来何时需要取消,而且在某个时候公司必须盈利。”随着时间的推移,Lyft的成长率也将从当前的100%下降,投资者的主要关注点将从规模成长转移到现金流。
“另外,一旦上市,就可能成为别人的目标,如果一家公司以几十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当你是财力雄厚的Google(GOOGL-US)或Facebook,那么很容易将其收购。并不是说他们不能收购未上市公司,只是当股票公开交易时更加容易。”